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職場攻略:職場危險地帶 謹慎使用關係

企業裏有很多人與老闆有特殊關係。家族企業自不必說了,就是非家族企業,也有一些員工甚至高管與老闆本人有特殊關係。從管理的角度考慮,老闆希望一視同仁,當然不希望某些人仗著他與自己的特殊關係而獲得某些特權。從個人的角度考慮,老闆也不希望部下與他“平起平坐”。所以,凡是老闆,也都不喜歡部下特意炫耀和誇大他們之間的特殊關係。
  在我從事商業活動的十多年時間裏,既給老闆打過工,也自己當過老闆。所以,既被老闆炒過魷魚,也炒過下屬的魷魚,甚至還炒過老闆的魷魚。而一旦發生炒魷魚了,就肯定是碰到老闆的心理底線了。
  在企業裏,自己與同事,與老闆之間,除了工作關係外,私人關係不可避免。但私人關係又是老闆們一個敏感的關注點,如何善用,而不濫用,很可能就是老闆的心理底線所在。在這裏,我想用自己的親身經歷舉幾個例子。
  總裁建立了“小王國”
  在職場飄蕩了幾年後,我進入了海南一家股份有限公司。該股份公司雖然並沒有上市成功,卻通過買殼和做殼控股數家上市公司,曾經在中國資本市場很有影響。我們先稱做A公司吧。
  A公司的老闆是吉林人,但公司的主要骨幹卻是四川人。因為總裁是四川人,所以副總裁、財務總監和各主要部門經理都是四川人,而且他們多少都與總裁沾親帶故。我應聘的職位是公司CI部經理,但錄用之後卻沒有正式上任,因為該部原經理是總裁老婆單位領導的公子,本來說好他要走的,所以才招聘我來,我來了,他卻又不想走了,搞得大家都很尷尬。
  此時我已經很有經驗了,一看這種情況,就知道總裁幹不長了。不是因為一個CI經理的問題,而是職業經理人在公司內部建立自己“小王國”的問題。公司是老闆的私營企業,能容忍他聘請的總裁建立自己的“關係網”嗎?果然,此後不久,老闆因為總裁老婆私下炒賣職工內部股票的問題而對總裁工作進行“調整”。“調整”到一個他根本就不能接受的崗位上去。
  總裁當初很不服氣,公司並沒有獲得上市,在當時的監管制度下,總裁夫人買賣職工內部股票並不是原則問題,雖有不妥,但也不至於令老闆大動干戈。我想,總裁現在應該明白了,當初突破老闆底線的並不是總裁夫人炒賣股票這個行為,而是總裁本人在企業內部建立了一個以他為中心的“陣營”。將心比心,如果是總裁自己當老闆,他能容忍自己聘請的經理在企業內部建立一個以經理為中心的“陣營”嗎?
  在很多情況下,企業不止一個老闆,而幾個老闆之間往往存在矛盾,作為職業經理人,千萬不要自作聰明地企圖利用老闆之間的矛盾,否則,就突破了老闆的心理底線,肯定要被炒魷魚。
  我在D集團華南投資公司擔任董事長期間,在很多方面和總經理的意見並不一致。當時作為總經理助理的萬小姐既想討好我,也想討好總經理,在我面前反映總經理的問題,令我很反感。我馬上就想到了兩個問題:第一,你能在我面前說總經理,也完全有可能在總經理面前說我;第二,作為總經理的助理,我沒有主動問她,她主動向我反映總經理的問題,不是人品有問題,就是喜歡搬弄是非,無論屬於哪一種情況,都是我所不能接受的。所以,她走後,我馬上打電話把總經理叫過來,讓他換一個助理。總經理問為什麼?我點了他自己的幾個問題,並告訴他,我不會有興趣主動打聽這些事情,完全是你的助理剛才主動向我彙報的,你說這樣助理是不是該換?總經理臉色紅一陣白一陣,立刻就說:其實我和您之間沒有任何矛盾,最多就是工作上看法不完全一致,這是很正常的。假如除此之外還有其他誤會,那麼肯定是這個萬小姐搞的。
  被總經理炒魷魚的萬助理又來找我,說總經理公報私仇,要炒她,讓我為她做主。我真想告訴她:老闆之間為了緩和矛盾,有時候正想拿你這樣的人當禮品,這時候我能替你說話嗎?可是,我當時並沒有這樣說,而是說:我與他意見不合你是知道的,如果這時候我替你說話,不但不會起正面作用,而且還要起反作用。你先走吧,我會記著你,等到將來有機會再說。
  炫耀自己與老闆的特殊關係
  企業裏有很多人與老闆有特殊關係。家族企業自不必說了,就是非家族企業,也有一些員工甚至高管與老闆本人有特殊關係。從管理的角度考慮,老闆希望一視同仁,當然不希望某些人仗著他與自己的特殊關係而獲得某些特權。從個人的角度考慮,老闆也不希望部下與他“平起平坐”。所以,凡是老闆,也都不喜歡部下特意炫耀和誇大他們之間的特殊關係。
  但炫耀是人的本性之一,現實生活中有太多的人喜歡炫耀自己和某個大人物的特殊關係。在一個企業內部,老闆就是最大的人物,一般員工或管理層如果要想炫耀,那麼炫耀自己和老闆的特殊關係最能得到一種滿足。殊不知,老闆是最不喜歡部下這種做派的,特別是他和老闆的關係是特殊中的“特殊”的時候,更加如此。
  我在武漢做娛樂城的時候,剛開始是給一個老闆當總經理的。有一次,老闆的一個朋友來找我,希望我給他安排一個職位。我覺得很奇怪,你是老闆的朋友,如果安排職位,直接找老闆不行嗎,幹嘛還要找我?因為疑問,我沒有當場答應或不答應,而是暫時敷衍一下,然後給遠在海南的老闆打電話,向他請示。老闆一聽,立刻否定,並暗示我少與他那個朋友接觸。我沒有問為什麼,而是照老闆的指示辦。第二天,老闆的那個朋友又來找我,我說:老闆有交代,凡是他的親朋好友,我沒有權力做任何處理,既沒有權力炒掉其中的一個,也沒有權力安排其中的任何一個,所以愛莫能助了。
  後來我才知道,老闆的這個朋友是“難友”,就是當年一起坐牢的“朋友”。這樣的朋友,老闆當然不希望他在公司任職,況且這個“難友”繞開老闆直接來找我,已經有炫耀或拉大旗當虎皮的嫌疑了,老闆當然相當反感,不給他在公司安排職位是必然的。
返回列表